2012
07.24

大振合本《Full count X 蟬之聲 X 深呼吸》預定資訊頁

大家晚上好,這裡是MT˙月:D
夏季修羅終於接近尾聲,說到夏天怎麼能沒有閃亮亮又熱血的棒球少年呢!(握拳

這次與子蝕以及瓶子共同製作了充滿夏天氣息的大振合本新刊:D,有興趣的朋友們請往下閱讀相關的刊物資訊(L)

*2012.07.30 更新試閱:D
*2012.08.05 更新實體書速報ww



大振封面sample

刊物名:Full count X 蟬之聲 X 深呼吸
作者子蝕MT˙月瓶子
封面與封底製作子蝕花頊MT˙月
排版:MT˙月

CP:Full count(A3)、蟬之聲(A3/濱泉/水榮)、深呼吸(全員/A+3)
刊物大小:A5判,右翻小說本
內容:約2萬5千字
價格:120NTD。通販以中華郵政掛號寄出,單本35兩本55。
購買方式:通販、CWT31(第二日at Q08)、CWT-T8(第一日)

預定截止日:8月5日

*凡預定者皆有明信片特典,兩款隨機附贈一張。可現場加購。


大振合本預定表單請往這邊走:D -->預定已截止!感謝大家(L)
預定確認與回覆頁面w


試閱下收,感謝看到這邊的大家:D




Full count(BY 子蝕)


夏季烈陽懾人的光從遮陽板隙縫滲出,阿部瞇起了眼睛。

嘛,說到底,還是自尋煩惱了呢。或許是天氣一熱人就容易胡思亂想,如夏日祭典廟會中小攤販賣的麥芽糖一樣,怎麼捲都捲不開啊。
該怎麼說呢?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一天啊!為這種看不見的事而煩惱焦躁不已。除了事情本身以外,問題中最大的問題,或許,應該,大概,還是跟人有關吧。

果不其然。

這是問題之下的更深層的問題,他如此不願碰觸的點,卻已如酷暑帶來的難以承受的煩躁一般,不知不覺之間淹沒他的理智。
投手搭檔毫無顧忌的笑臉騖的在腦中浮現,他是多麼想擁有一次,僅僅一次也好。一直以為畏畏縮縮是那人永遠改不掉的性格,在他面前總是如此,但卻可以輕易對田島露出那樣的笑容,這到底要他如何接受?個性不合?興趣不合?星座不合?還是血型不合?
撇開一切外在因素不談,三橋呢?三橋是怎麼想他的呢?

其實說到底,他也只是希望三橋能對他露出個安心的微笑罷了。像認同他是絕對可以依靠、信任一般的笑容。
意識到這念頭,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一併升起,大概是檸檬水那樣的酸,卻不苦,輕輕纏繞在他心上。
三橋對他的態度要是直接一點,或許一切都很好解決。依問題軸心來看,阿部不能不這麼想。
但無法坦然說出真正心意的自己似乎也沒有要求其他人坦率的立場呢。
一想到這,阿部不經露出了苦笑,弧度邊緣帶著半自嘲的味道。
沒想到反而更加棘手了。



怎、怎麼辦?眼前的阿部似乎一直放著不管就會冒煙蒸發掉似的,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有所動作的三橋,在極短週期下進行的「左顧右盼」生理反應無限循環LOOP的運動頻率看似要進入無限值時,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要採取行動時,卻看見阿部大大嘆了一口氣,然後,笑了。

笑了?

阿部君……在完全忽視自己無數次的吶喊(?)和彷彿變成空氣絕緣體連續十分鐘對外界毫無反應之後,笑了?
三橋腦袋突然短路,想到的唯一符合眼前所看見的詭譎情況的原因,讓他短路中的腦袋又再一次短路。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部君——!」三橋發出連喊帶哭的聲音。
不管怎麼樣,直接問三橋是最快的吧!當阿部下定決心時,抬頭一看卻發現三橋張著菱形嘴卻發出『阿阿阿阿—』像鴨子般的聲音,發生什麼事了?不、先不管這個,剛剛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好好問三橋的,不可以再被轉移目標了!阿部吸了一口氣,忽略掉三橋眼中帶淚和顫抖不止的身軀,認真的對三橋開口:
「三橋,你覺得我怎麼樣?」「阿部君壞掉了!!!!!!!!!!!!!!!!!!!!」

「噢噢噢噢噢噢——」場內響起的是九局下再見全壘打的轟動歡呼聲。






蟬之聲(BY MT˙月)


夏季的蟬之聲,僅會持續十四天。
燃燒生命之聲,最後殘留下綿延不絕的寂靜。





那是唯一可以躲避陣陣蟬聲的時刻。

躺在床上的泉這麼想著,有些虛軟地抬起手遮住自己的視線,在手背貼上滾燙的額頭時感覺到身體不同部位的明顯溫差。室內悶熱的溫度並沒有因為不停旋轉的電風扇而有任何的降溫趨勢,只能說空調在這時壞掉真的是太幸運了;泉半自嘲地在心裡想著,有些困難地起身將床邊櫃子上的退燒貼往自己額上貼,然後又無力地倒回床舖裡。

已經是第二天了,因為感冒與高燒不斷而練習請假。如果不趕快好起來,連續請三天假一定會被小百合捏爆腦袋……泉有些憂心地想著,偏頭望見窗戶旁所篩進的片片陽光,深刻地覺得這真是個適合練球的好天氣。
怎麼會這麼不湊巧地生病了呢,明明平時身體都很健康的。左思右想找不到感冒的可能原因,泉有些半放空地躺在床上;昨天一整天加上今天早上已經睡了足足三十個小時,以至於雖然感到疲憊但卻沒有任何睡意。肚子有些空蕩蕩的,在感覺到有些口渴的同時,泉才猛然想起自己從昨晚就沒有進食。

家裡沒人真麻煩,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其他人都去家族旅遊了呢?自己為了球隊練習而特地留下來,沒想到竟然變成這種孤立無援的情況,只能說這場病來得真的太不是時候了。泉默默嘆了口氣,喉嚨間的疼痛讓他連吞嚥口水都覺得痛苦。
正當泉下定決心準備下床覓食時,門鈴聲便響起了,同時伴隨著泉再熟悉也不過的聲音。
「泉──在家嗎?」
都已經按了門鈴了,為什麼還需要這樣大聲喊人呢?泉感覺到原本有些沉重與暈眩的頭腦似乎更痛了一些,深呼吸一鼓作氣地站起身走到大門前,伸手握住冰冷的門把然後轉動。

門開啟的瞬間,屋外響亮的蟬聲伴隨著耀眼的日光迎面而來,讓泉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還來不及開口說話,下一秒就被一雙大手攬住身體,同時感覺到臉頰被另一張臉貼上的觸覺。
有些感應不過來的泉急忙推開眼前的人,「喂!不要一見面就亂來……」開玩笑,自己現在可是個大病毒,這傢伙是想藉口沫傳染感冒不成?一個不小心用力過度,踉蹌後退的泉差一點跌坐在地,但幸好被剛踏進屋內的少年一把抓住。
「什麼亂來?不過是量量你的體溫。要說的話你才真的是亂來吧。」濱田有些看不下去似地一個彎腰就把泉打橫抱起,「明明就這麼不舒服了,還說什麼明天就會去練習,先把病養好才對吧!阿姨他們都不在嗎?」
誰知道你突然貼那麼近要幹嘛!因為氣力用盡而無從掙扎起的泉有些不甘願地靠在濱田肩膀上,將臉埋在濱田耳邊以遮掩方才自己誤解的事實,畢竟說到底也是自己在額頭貼了退燒貼,所以這傢伙才會退而求其次的用臉頰來量溫度吧;但也只有濱田想得出這個方法。
不過泉打賭這方法有一千個漏洞,其中一個就是他現在就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燙得比額頭上的溫度還要高上幾度。
「他們三個人去家族旅遊了……剩我一個人在家。」
「什麼?這幾天都是嗎?你幹什麼不說?」濱田驚訝地看著自己懷中的泉,隨後有些賭氣地將泉抱到床上躺好,「昨天講電話的時候還叫我不要過來,你當我真的能放心嗎?」
「不過是感冒而已──」
「你吃午飯了沒有?」像是決定放棄與泉爭辯這話題,濱田一邊問一邊走往廚房的方向,過沒多久又走回泉的房間。「你老實說,這幾餐是不是都沒吃東西。」
「一直睡覺就不太餓……」
彷彿是早就料到泉會這麼回答似的,濱田無奈地深深嘆了口氣,轉身打開自己帶過來的提袋,拿出兩三瓶營養補充劑放在床邊,「借一下廚房,我去弄點吃的,你先把這些喝掉。」

泉看著濱田離開房間的身影,不久後廚房方向便傳來瓦斯爐開火的聲音;聽從濱田的話將一旁的飲料打開,忍著喉嚨的不適與又甜又苦的感冒糖漿,仰頭飲盡後抓起一旁的開水張口就喝,但口腔內依舊全是不怎麼好喝的飲料味道。
早知道就應該要去看醫生,以為這不過是個小感冒的自己實在是太輕忽了。等等被濱田知道之後又要被念了……泉有些苦惱地想著,平時雖然自己對這個傢伙很不客氣,而他也總是一張笑臉任憑自己指使,但唯有在這種時刻,濱田總會突然地表現出強硬的一面,而泉總是無法反抗,就好像是平時的立場顛倒過來一樣。

並不是說不開心或覺得不舒服,只是有一種奇妙的違和感,就好像是平時被遮掩得很好的東西在一瞬間全都攤牌的錯覺。泉將水杯放下,窩回床上假寐,在悶熱的氣流裡再次聽見陣陣蟬聲。
方才過度激動消耗掉不少體力,以致於此刻有些睏意。正當泉閉上雙眼處於半夢半醒之間時,聽見濱田的腳步聲從房門外傳來,逐漸靠近的聲響讓泉揉了揉迷濛的雙眼,有些呆愣地看著雙手捧著砂鍋的濱田。

「這麼熱你怎麼不開冷氣?是會冷嗎?」將稀飯放在一旁,濱田伸手撫向泉的臉頰,隨後拿出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的濕毛巾擦拭了泉的頸肩與雙手。
有些懶散的泉沒有抵抗地任憑濱田擺弄,渾身發熱卻又有些畏寒的感覺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濱田的問題,最後只能選擇性的回答。「……冷氣壞了。」
「……你也太幸運了。」濱田在聽見泉的回答後有些無言地這麼說,放下濕涼的毛巾後端起一旁的稀飯,「吃點東西吧?」
看著濱田一副準備餵自己吃飯的模樣,使得泉下意識地就想拒絕濱田的「好意」;然而一迎上濱田的雙眼,原本梗在喉間的話語就又不自覺地嚥回去,只能象徵性質的用眼神反抗,然後乖乖張嘴。
儘管泉的心中有些不甘心,但在看見濱田一臉擔心和少有的正經模樣後,也就沒有那麼介懷了。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進食,原本吃飯就有些挑三揀四的泉難得地沒說任何一句批評就把稀飯全吃進肚子裡。帶著飽食後的饜足與睡意,在進食後身體不適的情況稍稍舒緩的泉一個後仰就倒回床上;當濱田端著水盆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泉和棉被交織在一起的模樣。
窗外落日的餘暉照亮斗室,也落在淺眠的泉身上。濱田放輕腳步在床邊坐下,看著泉纖長的睫毛在光線的照耀下,落下淺淺餘影。
蟬聲綿延不絕,濱田看著這般毫無防備的泉淺淺笑了;雖然這麼想有些過份,但是難得泉會有這麼沒有防備和武裝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吶──但要是這麼說出來的話,泉一定會生氣的吧……

俯身在泉的唇畔上印下自己的雙唇,蜻蜓點水式的輕吻並沒有完全擾醒睡眠中的泉,僅是讓床上的少年動了動身體;濱田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似地咧嘴一笑,正想起身離開床畔時,卻意外地被一股力道給拉到床上。
「……泉?」濱田小心翼翼地問,然而只聽見窩進自己胸口的人發出規律的呼吸聲,房間內除了電扇運轉與兩人的呼吸聲之外沒有其他聲響。

濱田的臉上泛起一抹無奈的笑容,調整一下姿勢後便伸手輕拍著泉的背部,一下一下的節奏像是催眠曲;順手撥開泉側臉的黑髮,凝視著泉紅潤的面頰,濱田忍不住又吻了一次。

在天色逐漸轉暗的此刻,窗外似乎隱約地下起雨來,剎時室內的溫度明顯地下降許多;儘管兩人相偎的體溫並不下泉額頭上的溫度,但伴隨著沉穩的心跳聲,泉卻覺得自己像是找到了真正能夠放鬆的地方,頓時間連惱人的蟬鳴都被排除在外。
悄悄勾起一抹微笑,尚未完全睡去的泉將臉埋進濱田的胸口,在對方一下又一下輕拍的節奏裡緩緩睡去,而一直高燒不斷的身體也漸漸恢復到正常的體溫。


那是唯一可以躲避蟬鳴的時刻。在安穩的臂彎中,有著唯一眷戀的節奏,不論四季、不論日夜。







深呼吸(BY 瓶子)


日近隆冬時節,旭日初昇時分,悠長的呼吸聲綿延著。

第二十五次的深呼吸,第二十六次的背肌拉伸動作。細緻的痠麻竄出脊椎向兩側延伸,逐漸向肩胛骨的位置攀爬過去,直到用力伸直的指尖泛出缺乏血色的麻痺感,再緩緩的放鬆拉回上半身,完成一個周期循環的伸展活動,然後再開始一個新的循環。
在這俯仰的迴圈中,晨起時還未散盡的睡意被一絲絲驅離,肌肉似乎貪求新鮮空氣般張伏著,逐間疏鬆開的筋骨關節溢出活動的慾望,身體裡的每一寸都在懷念著那有如火燒一般的痛快滋味。
快一點、再快一點,能動得更快、更暢意地動起來,享受那種速度包覆的感覺。
壓抑下如在心頭搔弄的衝動,繼續著緩慢卻深刻入髓的伸張活動,阿部,痛苦得都要笑了。

暖身活動一直是體育系部活中最讓人難以忍受的一項。反覆、單調,這些不過是其中較為不討厭的因素,最讓人不悅的是緩慢到殺人的速度與節奏,雖然說明知其對身體的重要性並保護作用,但只有十六歲年齡的身軀,自早飯過後就熱血四溢,張揚著、叫囂著要求速度感帶來的快意,恨不得能使盡全力、痛快淋漓一場。

啊啊,感染到田島病毒了嗎我?
很是失禮的心聲,阿部晃晃似乎還沒徹底清醒的腦袋,把心思轉回做到一半的暖身當中。
田島的身體素質跟他的棒球天賦一樣,如同神所賜予般的優秀,才剛換上球衣,就拉著三橋四處蹦噠,熱身都不仔細做…………三橋的熱身做了沒?

仔細搜索過今天從早上進球場開始短短半小時的記憶,三橋自從進球場直到現在,還沒做過任何暖身動作。
惱火瞬時上竄。是想要在練習時把自己弄傷或是如何,三橋那種不夠大的腦容量應該是不可能會這麼做,但是被田島拉著就忘記每天都必須完成的暖身活動,如果真的受傷該怎麼辦啊?有點身為先發投手的自覺行不行啊?我的傷要好了難道接下來要換你受傷下場嗎?這種愚蠢至極的理由我怎麼接受啊!

阿部越想越是難以忍受,臉孔猙獰一如木雕修羅像嚇人,從口中吐出水器所化的白煙蒸騰,更添一絲怕人氛圍。
「好冷,早安。」還打著呵欠的泉從更衣室走出來,前一晚為了幫成績岌岌可危的啦啦隊長補習課業,本來就有低血壓的身體今天更是格外的難過。
「三橋!」中氣十足的怒意,霎時間戳穿球場上所有隊員的睡意,正準備跟阿部打招呼的泉更是被生生地正面擊中。
「阿……阿部君。」三橋從來沒辦法第一時間搞清楚阿部的火氣來自於什麼,只知道應該、大概、很有可能與自己有關,但他更不知道自亂陣腳般的慌亂神情只會使阿部更加腦溢血。
「泉,你沒事吧!」榮口跑去關心被精神攻擊倒地的隊友。阿部風風火火的繞開他們朝慌到快哭的三橋走去。

「你今天的暖身呢?」放棄多餘的疑問,對三橋必須要直球切入。阿部經過這段時間累積的經歷這麼告訴他,如果不是如此,三橋會把大部分的腦筋用在猜測阿部要說的話是什麼,本來就不大夠的思考空間會被奇怪的問題塞爆,然後對話就會沒完沒了的發展下去。
「……暖身?」今天的暖身?阿部君是在問我今天的暖身做了沒嗎?今天的早餐吃的很飽,想要先消化一下「早餐……兩碗……吃魚乾。」
「啊?」被跳躍式思維的回答弄得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阿部很想去確認自己的聽力有沒有出問題。
「魚乾?烤的那種嗎?那種很好吃诶。」田島從一邊湊上來,看三橋用力的點頭如搗蒜「因為很好吃,所以吃了兩碗飯嗎?真好诶,我也想要吃烤魚乾當早飯啊。」溝通毫無障礙的進行下去。
「不吃……魚?」田島家不吃烤魚乾嗎?三橋被引導開話題,連帶著慌張的神色也消失無蹤。

這算什麼啊?這種像被偷拿走私有物的心情,有點像之前田島上場當替補捕手時一樣的感覺,難道三橋跟我就不能像跟田島溝通一樣順利嗎?明明跟投手最有默契的應該是捕手才對啊,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才變成現在這樣的啊?
阿部在不自覺間思緒已經偏離的很嚴重了。

「喂喂,那邊的別偷懶啊。」花井手上提著練習用球具進球場,只看見自家王牌聊天聊得忘我,忍不住出聲訓斥了下,隨即又開始擔心自己性格逐漸朝婆媽發展的趨勢,複雜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兀自在一邊做著無人理會的掙扎。一同走進來的是以啦啦隊身分想一起幫忙的濱田,他一看見泉跌坐在地上,急得撲了過去。
泉清醒過來,本來想對阿部發的火在看見濱田的臉之後盡數轉移目標,啦啦隊長對於突然成為攻擊靶子的狀況,只剩慌張之後的苦笑。

阿部在花井的提醒之後就放棄幼兒組兩個人,完整地做完所剩不多的暖身之後,逕自開始繞著球場跑圈,為了養傷漏掉的訓練量必須盡快的補回來,能夠早點回到捕手的位置,快一些回復到本壘板的位置,在那裏和投手丘的距離能夠化為虛無,好似他們之間本就心意相通一樣。
啊啊,真的有點懷念那種感覺。
但是,那種事情真的發生過嗎?疑問一但萌芽,就沒辦法輕易開脫。阿部對自己這種個性感到生氣卻又無奈。

三橋從田島關於家裡烤魚的話題中回過神來,發現阿部已經開始拉著輪胎跑步,後知後覺的才想到,阿部的傷好了,可以回來當捕手接自己投出的球,可以再一起上場比賽了。三橋情不自禁的笑了。







試閱至此,有任何問題歡迎留言詢問:D
謝謝大家!




*2012.08.05 更新實體書照片>///<!感謝瓶子與子蝕支援>U<!

開箱照!(啊嘶!)
PPyj2.jpg


美麗的封面與封底OUQQQQ!!
274575ab6dd8406fe850e6d95f5f5b1e.jpg

c289fab052d0a034fe71bbf945228c8a.jpg


目錄頁與內頁(L)///
ca358e61bd0084a5f171fc02bd33eece.jpg

e93a3e3f7d55a6217c97dfaaf1663b17.jpg


可愛的翻頁小動畫嘎噗嘎噗(滾動),第一次排翻頁動畫就上手!(啥標語##
ae9b65a200643ae720f0e7a143217e59.jpg

3f40561fc2821cb0821c5ba619f4ed5b.jpg


最後是明信片>U<!有預定的朋友會隨機送一款,加購單張NTD10;現場購買的話是一張NTD15、一組NTD20 ww
4ba1254dda9fea5fcea2402bbbc6bb20.jpg

aa1a7ae82935c339c8aaec150e3e1e32.jpg


以上w感謝大家>D<!(灑花)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106-efc6b57f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