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2.10

CWT33/T9 Unlight閃伯小說本《Daymare, Nightdream》印量調查資訊頁(03/04)


03/04 加開T9與通販預定調查,詳情請戳我w←
02/27 新增試閱電子書網址,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開來看看XD
02/23 新增書卡索取資訊(L)!下收於試閱之後w
02/21 印調結束,更新刊物資訊,感謝填寫印調的各位>D<!通知信已寄出>W<!
02/17 更新封面與試閱!感謝ALO Q///Q!



*請注意!此為印量調查而非預定,調查結果不公開、僅作為印量參考,刊物不做任何事前預留,還請大家多多包涵>A<!


新年快樂大家晚上好!這裡是抱著WORD度過守歲夜的某月XD(炸
第一次開印量調查有些緊張,但也有點逼不得已OUQ(艸)總之、因為諸多因素導致刊物目前的資訊仍不明朗,在種種考慮之下決定這次採用印調而非預定的形式,還請大家見諒>_<!

那麼就讓我們直接切入主題!(往下↓)


sample_20130217134149.jpg

《Daymare, Nightdream》
Unlight女性向衍生小說本
弗雷特里西x伯恩哈德


曾經,我們都以為夜晚漫長的彷彿永遠不會迎接來日。但卻萬萬沒有想到,真正殘酷的,是在豔陽下赤裸裸的真相。

他想,他是將所有的溫柔留給了那個男人。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計算利益得失。對他們兩人而言,彼此間早就不是需要思考這些事情的關係了。

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說了太多次的假設與期盼,都化作夜晚裡的星辰,閃爍於夜空之中。

不僅是思念而已。而是超越死亡的羈絆,讓我們緊緊相偎。



封繪:ALO(http://www.plurk.com/ALO18)
小說內文:MT˙月

刊物規格:A5右翻本,約2萬字、50P。
售價:120NTD
刊物內容:生前捏造有,R卡劇透可能有(會這麼說是因為、其實我沒看過兩個人的R卡XDD,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炸),連隊設定有,死亡設定有,死後世界有。


印量調查(至2/20):已結束!感謝各位>D<!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LrIfWvZ_-gAl5fo38O3VUowwH7H5eRC1hrY6LnJx2K4/viewform


試閱會依照進度補上,有任何問題都歡迎在表單提出!Q&A下收,一樣不定期更新,謝謝大家:D
*試閱已更新,請往下走>D<!

*Q&A!

Q:請問可以簽名嗎?
A:可以的!基本上每本都會有我的簽名XD(踹

Q:請問可以通販嗎?
A:CWT33和CWT-T9場販後如有餘書則會開放通販,這部分還請不克前往場次的朋友們多包涵>"<



*內文試閱:

(電子書版本→http://issuu.com/mtsuki/docs/daymare_sample
因為只能製作成左翻的形式,內容閱讀上沒有問題,就是翻頁會有些奇怪,還請大家多包涵>D<!)



他想,他是將所有的溫柔留給了那個男人。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計算利益得失。對他們兩人而言,彼此間早就不是需要思考這些事情的關係了。
思及此,伯恩哈德嚴峻的面容放鬆了片刻,宛如春融的冬雪;但僅僅只是片刻而已,下一秒一眨眼,方才所見的嘴角微彎似乎只是錯覺。

畢竟他是連隊裡以嚴格出名的教官,對待學生是如此,對待屬下則更是嚴厲。與個性隨和的雙胞胎弟弟不同,伯恩哈德的身旁總是壟罩著冰冷的空氣,彷彿說著『生人勿近』地與旁人劃開領域。也因為兄弟兩人的差異過大,初次見面的人在聽到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是雙胞兄弟時,第一反應不是訝異就是錯愕──然而說來奇怪,論仰慕或是追隨的人數來說,兄弟兩人可說是不相上下。

不管怎麼看,這兩個人都不像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啊!這樣的話往往出現在初來乍到的學生之間,而學長們也總是以相同的故事回答新生們的疑惑。
那是因為你們不曉得,伯恩教官曾經以一擋十,在魔物的攻擊下救回三位連隊成員的性命;其揮劍的英姿,聽說目睹的人全被震懾地無法移開目光。別說學長唬你們,據說那次行動中伯恩教官以背抵擋敵方的攻勢,留下了一道橫劃過背脊的傷疤,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伯恩你聽聽,小子們又在歌頌你的豐功偉業了。」走在前往餐廳路上的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經過一群剛入隊的訓練生,雖然只是擦身而過,但好耳力的弗雷特里西早已擷取到新生們的談話重點。
聽見弗雷特里西這麼說,伯恩哈德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臉上依舊是一零一號表情。
「哎呀,『伯恩教官』竟然不理我,是覺得不好意思了嗎?」
「……別鬧了。你明知道不是這樣。」伯恩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無奈,「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經過這麼久,事件也被誇大了許多,不過就是一次很普通的任務而已。」
「是啊,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弗雷特里西宛如追憶一般瞇起雙眼,「但是一想到那傷勢幾乎要走你的命,我還是會覺得恍如昨日。」

也許別人不明白,但弗雷特里西對於伯恩哈德的個性是再了解也不過。平時雖然對待屬下及學生十分嚴格,但伯恩哈德對於自己的要求和堅持則是更上一層,尤其是將屬下的性命安全視為自己的責任。然而何處的戰爭沒有傷亡?因此每當爆發激烈的衝突或是戰役之後,伯恩哈德身邊的氣氛總是特別凝重;然唯有弗雷特里西明白,那不是憤怒或是不滿,而是哀傷。
什麼都不說,只放在心中自己反覆咀嚼那些情緒與想法,這就是伯恩哈德。
暫且不論伯恩哈德的想法,但經過那場任務後,連隊成員們對於伯恩哈德的印象不知不覺地從『令人畏懼的魔鬼教官』漸漸轉變成『令人景仰的魔鬼教官』,只是本人對於這些全然沒有知覺,依舊在例行操練時安排與其他中隊相較之下重上許多的練習量給隊員們,讓眾人在操練結束後各個一臉只想洗澡躺床昏睡的模樣。

「那些都過去了。」伯恩簡短地說,邁開的步伐沒有絲毫停頓。然而在迴廊的轉角前,弗雷特里西卻伸手拉住了伯恩哈德的臂膀。
「你真的太善良了,伯恩。」弗雷特里西臉上的笑容有著一絲苦澀,那是平時好動熱情的弗雷教官所不可能會有的神情。「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嗎?」
伯恩哈德看著弗雷特里西,沉默片刻後微微嘆了口氣。
「我記得。弗雷,我記得的。」
「那就好。」弗雷特里西張開雙手撲抱住伯恩哈德,臉上笑容一如以往的燦爛,方才憂慮與黯淡的神情似乎都只是錯覺。「我的肚子快餓扁了,我們快去看看今天餐廳煮了些什麼!」
伯恩哈德任憑著弗雷特里西掛在自己身上,行走的速度依然沒有減緩,而周圍的隊員也似乎對這種景象習以為常,間或有幾個新生會停下腳步,瞪大眼睛地看著兩人,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不同與以往之處。

掛在伯恩哈德肩上的弗雷特里西半個身體貼在對方背部,恰好觸及了那道又長又深的傷口。儘管是好幾年前的舊傷了,但痊癒後仍然留下了無法抹去的疤痕,像是烙印也像是提醒,提醒著伯恩哈德不能忘記。

在傷後的第一個夜晚,當弗雷特里西從上鋪爬下來鑽進伯恩哈德的床鋪裡的時候,伯恩哈德並沒有拒絕。兩人房的床鋪比單人床略大,對於兩個人來說並不是太勉強的大小,而弗雷特里西一鑽進被窩之後,就緊緊攀著伯恩哈德不放。
傷口雖然止血了,但依舊隱隱作痛。小心避開傷口的弗雷特里西並沒有壓痛伯恩哈德,但從弗雷特里西身上傳來的顫抖卻讓伯恩哈德覺得傷口更疼了。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可以不在乎你的性命,但我不能。』須臾過後,弗雷特里西的聲音從黑暗裡傳來,從兩人輕碰著的鼻尖可以感覺到彼此的氣息。
一直到那一刻,弗雷特里西才真正了解到自己的畏懼何在。在戰場上出入生死關頭無數次,原本早該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此時此刻才明瞭,有一個人的生命是比自己還要重要的。
沒有辦法想像失去了對方的未來會是怎樣的一片風景。如果真的需要拚死一戰,我希望踏出那一步的人會是自己,而不是我最親愛的兄長、我的摯愛。

伯恩哈德沉默著沒有答話。但他懂得弗雷特里西的想法,不論是說出口的或是沒有說出來的;因為對自己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我們都將對方的一切,看待的比自己還要重要。

那一年的冬天,伯恩哈德在傷口完全痊癒前,與弗雷特里西共擠在一張床上度過了每個夜晚。沒有誰提及理由或原因,而這件事情也沒有第三個人知道;如同他們的戀情,毋須原因,也毋須旁人知曉。


只是,再怎麼漫長的夜晚,總會迎來破曉的黎明。而置身混亂世代的人們,即便如何不願,終將迎接最後戰役的到來,只因在那之後的,是眾人所希冀的和平與安定。




以上,謝謝大家>D<!!





*02/23 UP!

感謝大家填寫印調與留言支持O///Q!新刊已經於21號妥妥送印了XD。這次刊物印好後會直接送到會場,所以某月也要到當天才會看到成品(這真是刺激XDD),歡迎大家當天到攤位上來看看本子!
另外,這次的刊物雖然沒有特典,但有某月手工的書卡可以索取XD,只要有購買UL新刊的朋友皆可憑新刊索取一張書卡ˇ

P1100157.jpg

P1100153.jpg


數量應該不算多也不算少(?)XDDD,如果不嫌棄某月的字和手工的話,還請大家把它們帶回家XD!
那麼就期待3/3與大家見面:D!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153-c40d11a1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