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2.13

【征戰四】《Diary》UL侍僧圖文合本印量調查

大家午安,這裡是十分極限的MASK與MT˙月!(奔跑)
先前征戰三時攤位上的神祕問號大家還記得嗎XD?(不記得#)當時的時間太急迫所以只印製了見本,這次終於不只是見本了哇!(雖然還是很急迫XDDDD)
12/22的征戰四這本侍僧合本會在【修道院07】47%的機率攤位上唷!

漫畫的部份是今年布勞生日時,妄想的子侍僧的小小故事,但因後來梅子R1後,這故事完全不成立XD,後來跟朋友討論後,還是決定完成他!!
所以這篇是一個完全跟官方背道而馳的故事,甚至連團長想像都是大錯大誤XDD!!! 
"整篇以長條漫的方式繪製,所以一篇都很少格數(如試閱)"
總之這篇很OOC很OOC超級OOC(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131213-25.png

《Diary》
Unlight 侍僧三人圖文合本


封面/漫畫:MASK(http://www.plurk.com/mask_world
小說/排版:MT˙月(http://www.plurk.com/mtsuki
刊物規格:B6右翻本,圖前文後,圖36P,小說約15P。
售價:100 NTD
販售場次:征戰四【修道院07】

印量調查(至12/15晚上12點)→http://0rz.tw/V3uwE


漫畫與小說的試閱下收,謝謝大家>///<!



【漫畫部分試閱P1-P5】


001.png
002.png
003.png
004.png
005.png





【小說部分試閱】



Rainy Day



  下著淅瀝雨勢的午後,戴著高禮帽的身影將雨水的氣息帶進城堡大廳,濕潤的帽緣滲出一滴滴水珠,緩緩墜落、打碎在斑駁大理石地板上。
  皮鞋踏出的聲響迴盪在無人的大廳內,平時總是第一時間出現迎接自己的少年並沒有出現。將濕透的外套從身上剝下,梅倫爬梳了同樣濕淋淋的髮,右眼底下的圖騰並沒有因為雨勢而淡去,反而更加鮮明。

  倘若路德或布勞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一定會馬上叫自己脫掉濕衣服、去浴室沖熱水澡吧──恰好的是今天兩人都不在,而魔術師一向不討厭被雨水覆蓋全身細胞的感覺,這點大概與最近城堡內的新成員是類似的──但在四周一片寂靜的情況下,梅倫也樂得無視兩位同伴的殷切叮嚀,按照自己的喜好行事。

  梅倫走進廚房,很快地就拿著一個小瓶子又走到大廳一隅;兩周前還什麼都沒有的角落,現在則擺放了一個偌大的等身圓形玻璃缸,裡頭除了有小石子和水草之外,還有一個等比例縮小的城堡模型,遠遠看彷彿是看見眾戰士生活著的這座城堡沉沒於湖中一樣。
  梅倫走近玻璃缸,伸手輕敲了敲玻璃,過沒多久一紅一藍的小小身影就從城堡某處鑽出來,擺動著小小尾巴游至魔術師面前;原來是之前人偶完成特殊任務後,帶回城堡的兩隻蝌蚪王子。
  隔著一層玻璃,魔術師臉上浮現一抹笑容,像是觸著了兩隻小蝌蚪一樣。將飼料倒入玻璃缸中,看著兩隻蝌蚪在水中游動與進食的模樣,梅倫感覺到四周的空氣彷彿又充滿了潮濕而柔和的夏日陣雨氣息;他想,自己或許在許久許久以前也是離不開水源的生物。





  當路德從溫室回到城堡時,一踏進大門看見的就是地上一攤攤排列成一條路徑的水漬,彷彿匯集成一條小河流,將屋外層層疊疊的雨簾牽引進屋內。屋外的雨已經停歇,而這條小河似乎趕不上消失的時刻,還殘留在光滑地板上溼漉一片,宛如來不及流至大海的小河川。

  路德將沒有用到的傘掛回傘架上,在視線的邊緣處瞥見了魔術師的身影;除去了平日的高傲與不羈,靜謐地、安穩地,閉著雙眼坐在角落一隅,身旁就是那尊巨大的玻璃魚缸。在微亮燈光下,原本陰暗的角落如今顯得有幾分柔和,連帶著魔術師的側臉也添了幾分溫和。從大門口一路蔓延的水漬連接至梅倫濕透的皮鞋下,滴滴答答泛著潮濕氣味。

  路德將頭髮挽到耳後,將手上一直握著的百合放置在一旁的茶几上,轉身走向一旁的置物櫃找尋乾淨的毛巾與替換衣物;百合花吐露幽暗芬芳,而屋外似乎又開始下雨了,仔細聆聽就可以聽見細碎的雨聲。路德輕輕地笑了,當他握起梅倫的手感覺到冰涼的溫度傳遞到掌心。

  ——如同方才摘下的那朵百合花。





  夜幕降臨,當人偶與布勞回到城堡時,所見已是滿室燈火,橙黃色的亮光穿透一扇又一扇的玻璃窗在黑暗中閃爍,如同永恆綻放的火花;但不論是永恆或是火花,對於人偶以及布勞來說都不具有任何意義。

  今日十分罕見地,人偶只帶了布勞進行探索新地區的任務;原本以責任權屬來劃分的話,戰鬥或是執行任務這種事情是落不到布勞身上的。但或許是先前的特殊任務,讓城堡中的戰士們都相當疲憊,因此今日當布勞準備好早點時,轉身看到人偶站在身後仰頭看著自己,一瞬間明白人偶腦中所想的事情。
  也很久沒有試試身手了,當作活絡筋骨也好。布勞原本是這麼想的,沒想到人偶似乎只是想要找人陪伴一起散步,一路上竟也沒遇到什麼魔物。

  一直到天邊的雲彩漸漸染上橙色,人偶才拉著布勞的外套衣襬,緩緩踏上歸途。

  一踏入大門,不意外地就在進入大廳的同時看見梅倫的身影;自從城堡裡多了兩隻小蝌蚪後,魔術師的身影幾乎是常駐在大廳角落處的巨大玻璃缸旁,一反原本覺得麻煩甚至厭惡的態度,幾乎是三餐外加點心宵夜般定時照顧(其實布勞早就明白魔術師的喜惡,只是不願意當下戳破就是);而梅倫一看見布勞進來便笑了笑當作打招呼,同時也接過人偶遞出來的硬幣袋子。

  「你們辛苦了。今天天氣不好呢,斷斷續續下著雨。」
  「嗯?有嗎?我和大小姐今天一路上天氣都很不錯呢。」布勞這麼說,「可能是城堡一帶有雨雲吧。」
  「沒有遇到雨也是好事。我今天整身都淋溼了。」魔術師笑著說,沒發現後面出現了帶花侍者的身影。
  「淋濕還不打緊,結果又渾身濕透不小心在魚缸旁邊睡著了。」路德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這麼說,一手搭上魔術師的肩頭。
  「梅倫你又來了。這樣不行吶。」
  「我才沒有睡著,只是打了個盹━━」
  布勞看著梅倫右眼下被塗改成蝌蚪圖案的圖騰(想必是路德的傑作),忍俊不住地笑了。

  不明白布勞為何笑得如此開懷,梅倫笑嘆一口氣,看著布勞說:「總之,平安回來就好。」
  布勞聞言愣了愣,隨後彎起一抹微笑,溫和地說:「嗯,我回來了。」


  我們都回來了。




以上,謝謝大家>3<!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241-a6560ff9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