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5.10

【HP Only】犬狼合本《月影》試閱。

試閱請往下,犬狼合本《月影》暨HP黑兄弟親情本《星空》預訂單請至網址:戳我戳我!




犬狼】月影


序章、烙印

  那人有著一頭泛著白的淺棕色短髮,眼睛是與之相輝映的金。
  純粹的金、在那人的瞳眸靜靜地閃耀著。

  ──雷木思˙路平。

  從初遇的那一天,這名字,便化成了一個烙印。
  悄悄地、緩緩地、深深地,印在天狼星˙布萊克的人生裡。

  忘不了、抹不去。






第一章、月台


  是天狼星˙布萊克先看見雷木思˙路平的。


  在人來人往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充斥著嘈雜人聲與行李推車喀噠喀噠的聲響;猩紅色的列車早已進站,但依照目前人群進出車輛的情況看來,距離列車啟動還需要一段時間。
  獨自一人的天狼星並沒有太多的行李,也沒有人擠人的興趣。因此第一次來到這個月台的他只是靜靜的靠在柱子上,看著一個又一個擁抱與吻別,與父母的、與兄弟姊妹的。

  一種對於天狼星來說,過於陌生而遙遠的情緒。

  就在這時他看見了那抹身影。蒼白的,淺灰色的影子,彷彿淡的可以被空氣抹去,但在天狼星的眼中卻又過於突出。
  那是一個有著淺棕色頭髮的男孩,身上的黑色長袍與腳邊唯一的一口皮箱都泛著一股陳舊的氣息,屬於讓人感到懷舊的那種。略長的髮絲柔軟的觸碰著那個男孩的肩膀,在下一秒隨著他的動作而擺動。
  於是天狼星便看見,轉頭過來的少年令人驚艷的雙眼──流動的蜜金色,在人潮來往的月台中被陽光照耀的熠熠生輝──但隨後趕著在發車時間前上車的人群阻擋了天狼星的視線,任憑天狼星怎麼張望也找不到隱匿在人群之中的淺淡身影。

  此刻列車響起發動的鈴聲,催促著還與家人依依不捨的新生以及方才抵達的學生。天狼星隨手提起自己的行李,跟在最後一批上車的人群後面,心中除了對新學校的期待之外,還有因剛才那個新生模樣的男孩所泛起的好奇心。

  希望這會是個很棒的學期,天狼星這麼想著。

  最後才上車的結果就是找不到空的車廂。
  雖然天狼星也沒有非常執著要自己一個單獨的車廂,但他也不是非常願意和一群雜七雜八的人擠在一塊──況且大多數的包廂都滿了。無奈的天狼星只能繼續往後走,終於在靠近列車尾端的部分發現一間只有兩個人的車廂,讓他想也不想的就打開車廂門走進去。

  裡頭坐著兩個男生。左邊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正在吃三明治,另外坐在右邊的一個男生則有點戰戰兢兢的看著他。
  「我可以坐這裡嗎?」天狼星指著左邊靠門的空位問。
  戴著眼鏡的男生抬頭,邊嚼著三明治邊回答他:「可以啊,位子還很空。我是詹姆,詹姆˙波特,這一位是彼得‧佩迪魯。」
  「你、你好。」彼得帶著畏縮的聲音看著天狼星在他斜前方坐下,不自覺也挪了挪身體。
  「我是天狼星˙布萊克。」天狼星坐下來之後放鬆的打了個呵欠,「你們也都是新生嗎?」
  「是啊。會這麼問的話代表你也是囉。」詹姆吃完手上的三明治,也調整了一個舒服的位置,看樣子是準備打個盹休息一下。
  正當天狼星想答話時,車廂的門被緩緩打開,一顆頭探進來打量車廂內部;淺棕色的髮絲緊緊抓住天狼星的目光,而那被些許劉海遮住的雙眼正看著車廂內的三個人。
  方才在月台上被天狼星看著目不轉睛的男孩,此刻正彎起友善的笑容,站在開一半的門外:「終於有位子了!請問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坐嗎?其他車廂好像都滿了……」
  「可、可以!」旁邊有空位的彼得馬上回答,男孩看向坐在另一邊的兩個人也沒有反對的樣子,於是就坐進剩下的位子。
  正巧是在天狼星對面。
  「我是天狼星˙布萊克。你叫什麼名字?」天狼星主動詢問男孩,灰眸中帶點趣味的打量。
  「我嗎?雷木思,雷木思˙路平。」雷木思淺淺一笑,看向其他兩個靠窗的男孩,「那這兩位是……?」
  「彼得‧佩、佩迪魯。」
  「詹姆˙波特。」詹姆看起來似乎打消睡覺的念頭轉而看向三人,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我們三個人都是新生,你也是吧?」
  「嗯。這是我第一次搭霍格華茲特快車,感覺有些亂不真實的。」雷木思看著詹姆與他身旁不斷有著消逝樹影的車窗,「我原本還以為自己不會收到入學通知單呢。」
  「怎麼說?你是麻瓜嗎?」天狼星問道,而雷木思便將視線轉回車廂內。
  「不是,我父親是巫師,只是我母親總是擔心我不夠資格。父母嘛。」雷木思說完聳聳肩。
  「我爸媽也很擔心我沒法念霍格華茲,他們總說我太膽小,不能成為巫師。」彼得說,細細的聲音中帶點哀傷。
  「噢。這還是要看個人吧,如果你願意就一定能改變的。」詹姆回答,隨後又說:「不知道我們會被分到哪個學院?除了葛來分多我哪也不想去!」
  「這個嗎……我倒是覺得雷文克勞也不錯。」雷木思略為思考後回答。
  而天狼星則無謂的攤開手,「只要不是史萊哲林就好囉。」

  此時車廂門又被打開了,門外是列車上販賣零食飲料的推車。一看見有零食,詹姆便整個人亢奮起來,林林總總買了一大袋的零嘴;而雷木思也不遑多讓,拿了許多巧克力蛙和一包太妃口味的柏蒂糖,就連彼得也買了嘶嘶咻咻蜂。
  「天狼星不喜歡吃甜的嗎?」雷木思一邊拆著巧克力蛙一邊問。
  「也不是,只是沒有特別偏好,而且我現在也不餓。」天狼星看著對面男孩原本一直蒼白著的臉,似乎因為興奮而有了些微的血色。
  「原來是這樣啊。」雷木思似乎是因為有甜食吃而滿足的笑了,也放鬆了身體靠在椅子上,「不知道還有多久才會到霍格華茲呢。」
  「也許還要幾個鐘頭吧。」詹姆不確定的問,而彼得似乎因為吃下詹姆剛剛遞給他的柏蒂豆而無法說話。
  「哎呀,原來那不是薄荷而是嘔吐物啊?」詹姆笑呵呵的說,語氣中完全沒有絲毫歉意。
  「你買了全味豆?借我看看。」

  車上的談話延續著,天狼星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聊天內容,卻有一半的心思都旋繞在對面雷木思的側臉,削瘦的骨架,以及與常人相比太過白皙的膚色。
  不管怎麼想都是營養不良的模樣。
  但天狼星很快的就將這樣的想法拋在腦後。對他來說,事情得出結論之後就是結束,畢竟別人如何也只會是別人的事情。好奇歸好奇,但也僅只於如此。

  天狼星又打了個呵欠,而列車還在奔馳。





TBC.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49-75a979f7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