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12.25

★229不二生日合本《Dear Syusuke》預訂資訊與試閱

大家晚安w這裡是某月XD,在此和大家說聲耶誕快樂w
由於明年是不二四年一度的生日,為了替不二慶生與宣揚塚不二的愛,與冰海、MASK、CHOHE與小沭合寫了不二的生日合本(blush)w
詳細的預定資訊與試閱請見下方w請大家多多指教嚕:D!

02/25更新:
刊物詳細資訊補上!最終完整版XD
另,CWTK10第二日確定報上攤位了!歡迎大家來領本時聊天w


02/03更新:
試閱更新,封面補上!另,歡迎小沭加入作者群w


01/19更新:
*斐真(chohe)因個人因素退出合本企劃,在此合本小組致上深深歉意,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1c94ea1c136a847aeaf6e03bc9301027.jpg

★229不二生日合本《Dear Syusuke》
作者:MT˙月冰海藍月MASK(交稿順)
插花:柑橘、YOU

封面繪者:MASK
排版:冰海藍月

配對:手塚國光×不二周助 
判別:A5
性質:小說合本,插圖有,特別企畫有。

頁數:約200P。
售價:新台幣250元整。

出版日期:2012/02/29


★229不二生日合本《Dear Syusuke》預訂單。

試閱下收ww






★冰海藍月-12cm 
 

  已經忘了是從何時開始的──也許是某一天夜裡。
 
  手指緩緩撫過那整齊中帶點不羈的英文字,手塚無預警地,察覺到那彷彿已沉澱了許久的情感從心底深處傾洩而出……
  一語不發地盯著字典裡夾著的,屬於那人筆跡的淡藍色註記。手塚緩慢地自覺到,他本應只有網球的世界,似乎正被一抹像是流水般纖細的身影,緩慢地,全然佔據。
 
 
Ch1.
 
  不二周助習慣以落後他人一步的速度與之同行──關於不二這個不甚明顯的慣性動作,手塚是第一個注意到的人。因為,從相遇的最初,最接近手塚國光身邊的位置,一直都只留給那個名為不二周助的湛藍身影。
 
  三年了,只靜靜地注視著不二用來偽裝自己的、總是笑彎了的眉眼是不足夠的。
  手塚渴望再次看見一年級時,不二那雙像是地中海般湛藍的認真瞳眸。那神情總會讓手塚無法抑制地想起乾有意無意提起的話題、毫無理由地想起。
 
  ──手塚,你跟不二的身高差了十二公分呢。有趣的是,這是戀人之間的黃金身高差喔,你知道嗎?
 
  不管是身高、腳步、還是心。
  也許,不二所拉出的安全距離,就是十二公分──那一天,手塚國光如此想著。
  
 
☆ ☆ ☆ ☆ ☆ ☆ ☆ ☆ ☆ ☆ ☆ ☆ ☆ ☆ ☆ ☆ ☆ ☆ ☆ ☆ ☆
 
 
★MT˙月-不滅花火 

 
  當這一切都事過境遷後,我曾以為這一切都該像是老舊書櫃中的眾多書籍,靜謐地在回憶中漸漸染上泛黃的色彩與紙張氣味;也許直到被憶起的那一刻時,還有昔日的美好與年歲的痕跡。
 
  殊不知,所謂的現實,就是冷不防的在安穩中狠狠插入一把銳利鋒刃。
 
  你還記得我嗎,或者、我還記得你嗎?



  自從那天晚上突然間想起後,不二的身影便不斷浮現在手塚的腦海裡,像是揮之不去的夢境;然而彼此之間的時空距離過大,當一切都如此真切的貼近在眼前時才感受到一股類似於近鄉情怯的怯懦。

  已經不再是伸出手就能觸碰到的距離,所以才更小心翼翼的、深怕有任何錯誤的舉止破壞了那些從前。
  這並不像是手塚的作風。一直以來手塚都是果斷且堅持自己的信念走到現在,不論是面對課業或是人際皆是如此;但當一切與不二扯上關係時,罕見的猶豫不決與遲疑便屢屢出現在手塚的思緒裡。

  是不是應該如此、是否應該那樣……
  如果你知道我總是因為你而如此,你的臉上會有怎樣的表情呢?


  曾經我們愛得如此深刻,曾經我們愛得難分難捨。
  但最終將我們撕扯開來的究竟是什麼?是時間?抑或是、我們彼此?
  那個沒有彼此便不再是自己的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消失的?

  太多的疑問沒有答案可尋,靜止的彷彿不只是時間,而是生命的流動。
  日光緩緩照亮的你的臉龐,如今就連這樣的畫面也只能任憑記憶頁頁泛黃。

 
 
☆ ☆ ☆ ☆ ☆ ☆ ☆ ☆ ☆ ☆ ☆ ☆ ☆ ☆ ☆ ☆ ☆ ☆ ☆ ☆ ☆
 
 
★MASK-請聽我的願望
 
 
  經過幾小時的搶救,手術終於順利完成。
 
  手塚跟隨著藤堂主治醫生,向病患家屬交待完結果和注意事項;獨自一人回到休息室後,毫不猶豫地倒在不柔軟的椅子上。一瞬間,就感受到堅硬質感抵在後腦杓的不適感。正思考著是否該換個舒服的姿勢,疲憊的身體卻完全無視大腦的指揮,直到幾分鐘後,門外傳來些許腳步聲,手塚才改變坐姿,挺直腰桿。
 
  「手塚君?手術結果如何呢?」來人是比手塚早一年進來醫院的同科前輩。
  「很順利。」
  「那真是恭喜,送來時,還以為沒救了。」前輩翻閱著手上資料,突然轉向手塚,指著桌上的黝黑機殼,「剛你的手機有震動幾下,可能是簡訊。」
  「謝謝。」手塚伸手拿過手機,解開螢幕鎖,果然看到一封未讀郵件,寄件人顯示「不二周助」。
 
  「不二?」手塚心裡一驚,想起剛剛通話時,不二比平常略顯低沉的嗓音,當時趕著手術,無暇多慮,急忙就掛掉了電話。
 
  難道發生什麼事了?
  手塚立刻按下閱讀鍵。而手機屏幕上只跳出六個字。
 
  『你這隻笨兔子。』
 
  怎麼回事!?
 
  手塚精密的大腦瞬間閃過許多疑問,他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二才會表現出這麼直接的負面情緒,但他卻百思不得其解。唯一想到的原因,是不二氣自己無法回去跟他們共進晚餐。可是,這樣的情況,以往已經發生不下數百次,沒道理這次會特別憤怒才是。
  或許其他人可能會生氣,但手塚國光所認識的不二周助,是絕對不會容許他自己有這樣的任性行為。就在手塚放棄深思,決定播下通話鍵,直接跟本人尋求解答時,他看見靜靜立在前方的桌曆。
 
  ──那是不二為他設計的桌曆。
 
  二月的插畫是可愛的兔子和熊熊一起埋在蛋糕裡的情景。在最後一個日子上,小小的熊熊帶著開心的笑臉,讓手塚幾乎忘了呼吸。
 
  而手腕上的指針已走過午夜十二時。


☆ ☆ ☆ ☆ ☆ ☆ ☆ ☆ ☆ ☆ ☆ ☆ ☆ ☆ ☆ ☆ ☆ ☆ ☆ ☆ ☆


★沭-泰戈爾的淡藍色


──有些看不見的手,如懶懶的微颸的,
  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湲的樂聲。──


那種微醞的色彩,說不上來的靜恬。
輕啜一口的奶茶,溫溫熱熱的,像針織衫的顏色。

磁杯輕叩玻璃的聲響,提醒了他。
淡藍色的詩集,正被風翻閱著。

唇角有個奶球的香味,有個清雅的笑容。
他其實已經忘記了幾月幾號,身邊經過了幾抹影子。


有點睏睏的。


女中音的輕柔聲音,流出蜜色頂端的豎琴。
吶、法文中的你,會是什麼顏色?

瞇了瞇冰晶的色彩,染了一點姍姍來遲的倦意。
羽睫煽動著睡意、帶了蠱惑人心的悸動。


沒有人注意的小角落。


至少、手塚國光是這麼認為。
不起眼的小角落,總是刻意掩蓋淡藍色的光芒。

洗了洗手中的杯盤,轉動留聲機轉盤。
他換了一片,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色彩的法文歌劇。

半個下午的無人咖啡廳,只剩下窩在角落呼出泡泡的夢。
以及輕手輕腳、慢慢打理清潔的店長。

窗口輕輕顫抖著冬陽的歌詠,輝映在白色泡泡的夢。
夢的頂端,有著蜜糖色的髮絲,飄坐在夢的入口。

手塚佇足了半晌,駝色毛線衣依舊掛在手臂上。
他看見小精靈的夢,跳躍著淡藍色的文字。

他第一次看到,這種淡藍色的字跡。
細細瘦瘦的、用淡藍色的筆蕊,寫到一半的故事。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57-3242093d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