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2.14

被貓吃掉了。(火影卡佐本試閱)

此為火影卡佐推廣突發本《被貓吃掉了》試閱。
相關資訊請由此去。試閱下收:)








初見。


 那是個落著細碎小雨的冬日。
 低壓壓的烏雲將視野所及的天空鋪蓋成一張灰白的臉,佐助獨自一人擎著傘走在大街上,手上提著方才採買的幾樣時蔬與食材,微微低垂的眼簾透露出男孩旁分的心思。
 也許應該再去買一些豆腐。佐助心想,這幾天天氣都不怎麼好,多買一些食物省著過沒幾天又要來市場一趟。

 突然間劃過街道的巷弄中傳來一陣嗚噎聲,使得不甚專心的佐助霎那間止住步伐機警地看向身旁的巷弄;片片水珠隨著佐助一瞬間過大的動作從傘緣灑落至地上,但隨後就匯集到路旁的小逕流滑向佐助身後。佐助凝視著一片漆黑的巷弄,儘管仍是午後時刻,但由於天色過於灰暗,使得原本就欠缺照明的巷道顯得更為陰暗而狹小。渾身緊繃著的佐助皺著眉,彷彿是在猶疑著方才的聲響是否只是自己一時的錯覺;就在佐助幾乎要確定這不過是場雨中神遊的意外時,相同的聲音又再次從暗巷中幽幽傳來。

 向來不信神鬼邪說的佐助並不懼怕,只是擔憂這聲音恐怕是被遺棄的嬰孩所發出的。儘管本身不喜歡沾惹麻煩事,但是無法放任可憐嬰孩不管的道德觀在此時凌駕於任何事物之上;於是佐助僅是輕嘆了氣,迅速地收起傘後,跨步就踏進狹窄的僅容一人通行的巷子。
 待雙眼適應灰暗的光線後,佐助的眼前靜放著一只紙箱,距離近得讓佐助甚至能聽見箱子裡的東西移動摩擦的聲音。佐助輕地蹲下身,手上的提袋發出啪滋的摩擦聲響,而箱子裡的東西像是聽見了外面世界的聲音而起了好奇心似的,掙扎著想要從箱子頂端探頭好一探究竟。
 還真是個有活力的嬰兒──這麼想著的佐助,在伸手撥開紙箱上緣後,被箱子裡一頭冒出來的動物嚇得頃刻間不知應該做什麼動作才好。

 一隻身上有著有灰白色彩的幼貓,就這麼睜著水靈的雙眼、歪著頭與佐助相望。



 「──所以你就這麼帶牠回家了?在被牠嚇到之後?」

 當卡卡西結束冗長又惱人的會議回到屋子後,迎接他的不是一臉面無表情的同居戀人,而是桌上一隻靜靜蹲坐在白色盤子前舔舐著牛奶的貓咪。於是乎現在兩個人正圍在這隻小貓咪所在的桌子旁,上演著「你看我、我看你,你看牠、牠看牛奶」的劇碼。

 「正確來說我並沒有被嚇到,只不過是和我原先的預想差得太多才會一瞬間傻住。」不滿意卡卡西所擷取到的重點,佐助蹙著眉修正對方的話語。「牠看起來不像是走失的。這種天氣,這麼小的貓在外面撐不了兩個晚上。」
 「但是也沒有項圈或是任何紙條類的東西在箱子裡,是嗎?」卡卡西一手托著下巴,另一隻手輕敲著木製桌面,拍打出與窗外雨滴截然不同的節拍。「嗯……感覺有些棘手呢。」
 「?」偏著頭,佐助的眼神中透露出毫不遮掩的疑惑,「難道我們不能養牠嗎?」

 恰好在佐助語畢的同時,小小貓咪張大嘴巴喵喵叫了幾聲,像是饜足滿意似的,踏著慵懶的步伐走至兩人之間,好整以暇的將頭靠在佐助手臂旁,而另一頭的毛茸茸尾巴則是靠在卡卡西手臂前。貓咪近乎撒嬌般的動作讓佐助和卡卡西不禁彼此相覷,之後不曉得是誰先笑的,兩朵碩大的向陽花綻放在兩張臉龐的嘴角。

 窗外依舊細雨紛飛,但是已經不再那樣寒冷了。






飼主。


 時序邁入冬末,儘管逐漸回暖的氣候與新生冒出的枝枒處處讓人感受到春季的來臨,但時不時的寒冷雨勢依舊提醒著人們冬天尚未離去。

 於是當佐助從另一陣無法閃躲的滂沱大雨中回到兩人的住所時,對於入門第一眼所看見的竟是一陣倉皇而泥濘的腳印散布在玄關處的景象,除了嘆氣之外也沒有別的反應可以表達心中的感受。

 「會議結束了?」身著家居服的卡卡西從起居室探出頭,看見渾身無一處乾燥的佐助便又折回頭轉身拿了條浴巾出來。「看來這雨勢還真不是普通的猛烈。」
 「撐傘也沒用,索性就不撐了。」佐助言,算是為自己渾身濕透的情況做個解釋。被雨打濕的頭髮微塌,失去血色的雙唇在張闔間似乎又蒼白了幾分。
 卡卡西溫熱的手掌貼上佐助蒼白的頸項,因雨水而失溫的體溫在接觸片刻後稍稍有了些許溫暖;佐助乖順地接過浴巾大致擦拭了四肢,將隨身攜帶的物品解下塞進卡卡西手裡,接著的動作竟不是直奔向浴室,反而四處張望著,像是在找尋什麼東西。

 「怎麼不見阿斯?」
 「今天下午就沒看見牠了,八成是溜出去晃了。大概也走不遠。」卡卡西接過佐助的忍具套與背包,「先去洗個澡吧,等等著涼感冒就不好了。」
 像是沒聽見卡卡西所說的話,佐助逕自走向與浴室相反方向的廚房,不一會兒手上就抱著全身髒兮兮的阿斯出現在卡卡西眼前。

 與阿斯一起生活的日子也邁入第三個月了,原本乖巧順從的小貓在熟悉環境後開始展現活潑好動的一面,除了喜歡在卡卡西的書房與卷軸們打架外,逐漸成長的小貓似乎對於屋外的世界充滿了更多的好奇心。但或許是心中還有幾分膽怯,因此阿斯的戶外活動範圍也僅限於以屋子為中心、方圓約一百公尺內的環境;由於距離並不太遠,所以卡卡西和佐助並沒有特別禁止阿斯的這項愛好。但由於這場雨也下了一兩個時辰了,就算再怎麼喜歡在外面溜達,想必阿斯應該早就奔回家裡不知道躲去哪裡了才是。
 而事實證明佐助的猜想並沒有錯,從玄關處的泥濘(他很肯定今天下午卡卡西並沒有出門)與一路通往廚房的水漬(依卡卡西非三餐時間不會走進廚房的習性來判斷,這應該不是卡卡西的傑作)等等的跡象,更讓佐助堅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而這些推論在佐助找到滿身泥濘的阿斯時得到了證實。

 「哎呀,我都沒發現牠竟然把自己玩得這麼髒。」卡卡西苦笑,而佐助臉上則是充滿無奈。
 「我順便帶牠去洗澡吧。麻煩你把地上的腳印和泥巴清理一下。」
 「沒問題。你快去吧,衣服我等等拿過去。」


 片刻後,當卡卡西處理完玄關處的泥印與沿途泥漬,正打算查看家中還剩餘哪些食材可做晚餐時,浴室的門猛地開啟,伴隨著開門聲的是佐助顯得慌亂的聲音。由於隔著幾道牆壁,讓卡卡西只聽得見聲音卻聽不清話語的內容,一陣擔憂下倏地奔至浴室門外,卻被眼前的景象給怔住了。

 「欸,阿斯!我說了不可以!」佐助身上的浴衣還只是鬆垮的打著結,看起來是在慌忙中隨意先綁著的,手中則拿著阿斯專用的淺綠色毛巾,頗有氣勢的撲向……在床上打滾的阿斯。
 「哎,這會兒又怎麼啦?」原本以為發生什麼大事情的卡卡西,看著眼前的一貓一人,有些好氣又有些好笑的說。
 「都說了幾十次了,可是阿斯還是喜歡剛洗完澡就窩上床!」佐助有些氣憤的說,激動的情緒讓手下擦拭的動作也連帶的加重許多,引來阿斯的一陣貓叫。「這樣等等又要換床單了,最近一直下雨衣服很難乾啊!都你惹的禍,你還敢叫?」最後一句是對著阿斯說的,氣得牙癢癢的語氣讓卡卡西都忍不住替阿斯感到危險。
 「阿斯還小嘛,以後多教幾次牠就會啦。」卡卡西從衣櫃翻出另一條乾淨的毛巾,眨眼間就將佐助還滴著水的髮絲包裹在其中,因著卡卡西搓揉的動作而跟著搖晃的毛巾一角遮住了佐助部分的視線,但並不阻礙佐助手上的動作。
 「希望是這樣……下次你要是再這樣,就不給你飯吃了,聽見沒有?」

 看著佐助一臉認真對阿斯訓話的模樣,卡卡西不禁心中感慨的想著:可我和你說過不只幾十次,你還是每次洗完澡總是不順手擦乾頭髮啊,我親愛的佐助君。




引用 URL
http://mtsuki58.blog128.fc2.com/tb.php/87-79b1955c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